• <track id="713586"><var id="kvzul"><span id="O86klHgG2"></span></var></track>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不如我来试试
        叶家大宅的院子很大,萧来一行四人走了约莫快十分钟,绕过了许多花草树木,终于看见了一座十分气派的别墅。

         大门口站着两个衣着得体的女仆,见有人来了,连忙弯腰拉开门。

         管家很是焦急,带着萧来等人,一路直奔大厅去。

         大厅里站了不少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表情都很是焦急。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站在一旁,正在和他们说话。

         管家上前一步,虽然着急,但是没敢打断他们的对话。

         只回头用眼神示意岳先生稍等。

         一个年纪约莫在五十上下,看起来颇为权威的医生,有些遗憾地道,“叶老先生这个病,我们真的无能为力,这简直……”

         话到此处,医生便顿了顿,似乎有些忌讳,“我们现在只能用药和仪器勉强吊着叶老先生的命,可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这对病人来说也是天大的折磨……不如……”

         说着便有些忐忑又带着些许试探的语气看向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不如趁早安乐死了。

         此话一出,大厅里的人都立马激愤了起来,似乎不敢相信一样。

         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很是激动,哆嗦着手指向那个医生,“别说那些鬼话!我要的就是救人!救人!”

         “无论怎样都不能放弃!知道吗!”

         几个医生都被吓了一跳,一时静若无声。

         管家便立马上前了一步,轻声说了几句话。

         国字脸就连忙把目光投向了站在萧来面前的岳先生。

         徐超悄声问自己的师傅,“这个人就是叶老先生的长子,叶常德?”

         岳先生暗自点头,然后上前一步,和叶常德说话。

         “你就是被推荐过来的岳先生?”

         岳先生自我介绍道,“鄙人字独思,叶先生唤我岳独思就是。”

         叶常德懒得和岳独思过场面话,开门见山道,“既然是被推荐过来的,想必,我父亲的情况,你也知道了。”

         “就一句话,能不能治。”

         岳独思似乎有些犹豫,先是瞥了一眼那几个白大褂,然后才点了头。

         “可以。”

         叶常德点了点头。

         “那就请开始吧,我父亲就在那里。”他看向楼梯拐角处的一个房间。

         岳独思就大步朝那里走去。

         将四周一遍打量,然后招手让徐超过来。

         取出了几张黄色的符纸,贴在房间门的四角。

         一直在观看的几个白大褂就同时不屑地哼了口气。

         刚刚和叶常德说话的那个医生阴阳怪气地道,“原来这年头治病救人还得贴符纸,接下来是不是要烧符水给叶老先生喝?”

         叶常德皱眉正欲说话,就见岳独思和徐超同时后退了一步。

         门上的几张符纸就突然自己燃烧了起来。

         然后慢慢地往门中央汇聚,化作了一团火焰,且越烧越大。

         火苗几乎要覆盖满了整扇门,大厅内的众人顿时惊讶了起来。

         这可比看杂技来得刺激多了。

         可是这火虽然越烧越大,众人却没有感觉到半点炽热的温度。

         反而有丝丝的冷风不断吹来。

         叶常德觉得那股冷风阴森森的,好像是从房间的方向吹来,一路从自己的脚底往上爬,微微有些刺骨。

         可现在分明是夏天,哪里来的冷风?

         岳独思就点了点头,伸手一挥,门上的火苗就骤然消失不见,那门也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看不出半点火烧过的痕迹。

         这一手堪比神来之笔。

         众人都纷纷惊叹出声,仿佛看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那几个白大褂也一副吃瘪的模样,不再多说话。

         徐超就得意地抬起了下巴,看了人群外默默无声的萧来一眼。

         完全被众人遗忘的萧来就像一个透明的人,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一切,脸上连半点表情都没有。

         徐超原本想刺激一下萧来,见他没有半点反应,顿时冷笑了一声。

         用口型说道,“装什么深沉。”

         叶常德就连忙上前和岳独思说话。

         “敢问先生,这是……”

         岳独思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如果我刚刚没看错的话,令尊这是被一股十分浓厚的阴气给缠住了。所以才会一病不起。”

         叶常德闻言皱眉,似乎不太明白。

         岳独思继续说道,“令尊最近是不是水米不进,白日不能见光,夜晚不能照月?”

         叶常德大喜过望,连连点头,“正是,正是!先生果然高人!”

         这个症状因为太过诡异,所以除了叶家的内部人和刚刚的那几个医生,就没有其他人知道。

         岳独思居然能在没有见过叶一坤的情况下就说出病情,可见他确实有本事。

         “先生要怎么治?”叶常德问道。

         岳独思就看了徐超一眼。

         徐超立马会意,“我师傅治病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

         叶常德略一犹豫就吩咐管家打开了房间的门。

         岳独思十分自信地走进去。

         徐超回头很是得意地看了萧来一眼,也连忙跟着进去了。

         萧来却轻轻摇了摇头。

         别人或许不知,但是他是知道的。

         刚刚岳独思说的那个症状,本来就是阴气伤人的最基本症状。

         但凡是个修炼者都知道,根本算不上什么本事。

         阴气见日光就会变灼,见月光就会愈盛。所以叶一坤才不能照日不能见月。

         至于刚刚这个岳独思放火烧门的手段,也不过是利用符纸探查房间内的情况罢了。因为刚刚阴风大作,他才断定叶一坤是被阴气缠身。

         而且,在萧来看来,这股阴气十分雄厚,恐怕不是岳独思能够应付的。

         果然,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房间的大门就猛地被推开了。

         一股阴冷的大风就突然从房间里吹了出来,将众人从头到脚都浇了个透心凉。

         紧跟着,岳独思就带着徐超跑了出来,模样有些狼狈。

         徐超的头发被弄得乱糟糟的,就像在头上顶了个鸡窝,领带也被扯开,原本高档的西装也变得皱皱巴巴的。

         岳独思也没好到哪里去,白色的褂子变得脏兮兮不说,整个人甚至就像在地上滚了几圈。

         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

         萧来看了他一眼,就立马感觉到对方体内那股十分稀薄的灵气已经无缘无故消失了大半。

         看来他是消耗了不少真元才逃出来的。

         众人一阵沉默,看岳独思这样子,事情多半是没做好。

         叶常德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岳先生,这……”

         岳独思有些难堪地垂下头去,拱手道,“真没想到,缠住叶老先生的这股阴气会如此庞大……我,实在有些招架不住。”

         听了这话,叶常德不由地晃了下身子,一个身材姣好的高马尾女子连忙上前一步扶住他。

         “是天要亡了我叶家?”叶常德悲痛地道。

         在场的人不由地纷纷低下了头。

         叶一坤对于叶家来说不仅是主心骨,更是叶家所有力量的来源。

         如果叶一坤真的倒下了,恐怕叶家的势力会迅速锐减大半。

         眼下叶家可以说用尽了所有能用的不能用的方法。

         全国各地的名医专家,甚至是一些传闻中的修炼者,他们都邀请过。

         现在竟然无一人能医治。

         众人顿时一阵悲伤,甚至有人小声地哭泣。

         岳独思脸色很难看,一旁的那个医生暗自幸灾乐祸。

         这时,一个年轻的声音就突然响了起来。

         带着平和而又从容的语气,“不如我来试试。”

         (PS: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