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713586"><var id="kvzul"><span id="O86klHgG2"></span></var></track>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阴阳术师(求收藏求推荐)
        大厅里的众人连忙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终于看见了人群之外的萧来。

         他静静地站着,神色十分平和。

         叶常德愣了愣,带着疑惑而又意外的语气,问道,“你?”

         萧来点了点头,走到叶常德面前。

         叶常德眼带质疑地将萧来一阵打量,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徐超就不屑地哼了一声,“连我师父都做不到,你居然也敢夸口。”

         管家就在叶常德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叶常德忍不住皱起眉头。

         岳独思看了萧来一眼,似乎觉得萧来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这可不是普通人能解决的。年轻人还是别为了出风头搭上自己的命。”

         萧来自信地道,“这股阴气确实不弱,但是,它还伤不到我。”

         岳独思就挑了下眉,“哦?这么看来,你也是一名阴阳术师?”

         阴阳术师?萧来略有些惊讶。

         阴阳术从战国结束后就在华夏大地日渐衰弱了,后面更是因为战乱频繁丢失了不少的典籍密卷,人才凋零。

         萧来记得自己在修仙界的时候专门看过相关的书籍,上面记载地球上的阴阳术早已衰败,到了现代社会便成了十分小众的秘术流派。几乎无人知晓其存在。

         没想到自己刚到地球,就能马上遇见一个。

         见萧来没有回答,众人便都以为他默认了。

         看向他的眼光也有所不同。

         这阴阳术师可是稀有品种,几乎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

         徐超并不信,连忙追问道,“既然如此,你倒是说说,你是什么品阶的阴阳术师?”

         然后又高傲地挺起胸膛,看向岳独思。

         “我的老师,可是玄品中阶!”

         岳独思谦虚一笑,可是眼底的自傲并没有被掩盖住。

         萧来不知地球上阴阳术师是怎样划分品阶的,于是眼里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徐超就重重地哼了口气。

         “阴阳术师分为天地玄三品,天为最高。每一品又分初中高三阶。”

         徐超不屑地瞥了一眼萧来,“许多阴阳术师终其一生,恐怕都不能拥有品阶。我的老师也是修炼了十几年才有今日的品阶。”

         这里面的门道,自然不是外人能够懂的。

         此刻听了徐超的这番话,看向岳独思的眼神便有些复杂了。

         玄品中阶的阴阳术师就算放眼整个湖广省,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来。

         既然连岳独思都救不了,更何况其他人。

         叶常德很是颓废。

         萧来就轻声道,“我没有品阶。”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徐超讥讽道,“连我老师这样玄品中阶的能力都不能解决,你个品阶都没有的无知小子又能干什么!”

         叶常德怒气冲冲地看向管家,“这就是你找来的人,还不快轰出去!”

         现在叶家正是危机的时候,叶常德更显心烦意乱。

         管家很是尴尬,他原以为萧来是有几分本事的。没想到却是个硬顶上来的草包,三两下就被拆穿。

         萧来又开口说话了,语气平淡却掷地有声。

         “我能救他。”

         叶常德愣了愣,没想到萧来居然这么固执,便脸色铁青地道,“年轻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岳独思已经是他们叶家能请得动的阴阳术师里面,品阶最高的了。

         就连他都没有办法,这个连品阶都没有的年轻人又能干什么。

         管家挥手,就有两个大汉过来要拽萧来。

         这时,一直站在叶常德身边的年轻女子就突然站起来道,“等等。”

         她生得很美,双眼黑如点墨,鼻梁高挺又秀丽,肌肤洁白如雪。长发绕如一片泼墨,高高地在脑后扎起一个马尾,露出线条优美的脖子,显得优雅又妩媚。

         身材玲珑有致,双腿修长紧致,看着像是特意锻炼出来的,还隐隐有几分蕴含不发的爆发力。有些武者的气质。

         总体来说容貌与邵婷君不相上下,甚至比她更多添了几分优雅健美。

         她对叶常德道,“既然他这么自信,应该是有几分底气。不如就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

         “叶笑。”叶常德无奈地看了眼自己的女儿,似乎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她要为萧来说话。

         叶笑眼神坚定地看向自己的父亲,“好歹是个机会。”

         叶常德犹豫了一会儿,才咬牙道,“好!年轻人,我就让你试试!”

         他眼中厉色尽显,“如果成功,我自然奉你为上宾。如果败了,你就准备留下一条胳膊一条腿!”

         厅中众人顿时倒抽了口凉气,这是要废了萧来的意思。

         不过,无人敢说话,因为他们知道叶家有这个能力。

         而且,如果萧来没有成功,就意味着他骗了叶常德。

         以叶家的势力,就算就地灭口,都不会有人知晓。

         徐超幸灾乐祸地看向萧来,仿佛已经在看一个废人。

         岳独思也很乐于见成。

         萧来在众人面前说他可以治好叶一坤,就代表着不把岳独思放在眼里,更是否定了岳独思的能力。

         岳独思纵横湖广省多年,还从没遇见这么夸口的年轻人,自然是十分不痛快。

         他扫了萧来一眼,“年轻人,吹牛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可萧来并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惊慌,仿佛刚才叶常德威胁的对象不是他一样。

         在众人或质疑或不屑的眼神中,步入了那个阴气森森的房间。

         徐超暗地翻着白眼,“装什么装,等着死吧,臭小子!”

         房间里十分的黑暗,而且还吹着一股不知来源的阴风,又冷又刺骨。

         就像置身于冰天雪地的黑夜。

         如果是普通人进来,恐怕早就支撑不住开始打颤了。

         但是萧来从修仙界归来,早已不是凡人之体,自然不会惧怕这点小小阴风。

         找到灯光的开关,打开。

         却发现屋子并没有被全部照亮,就像大雾天里打开了一个手电筒,屋里似乎密布了许多看不见的东西,将大部分光线都挡住了。

         看来这屋里的阴气确实比自己想象中更浓厚。

         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房间里搁了一张床,床上躺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全身都被棉被包裹住,只露出了小半张脸。

         眼窝深陷,颧骨突出,一眼看去,就像是一张人皮包裹骨头,有几分渗人。

         萧来四处扫了几眼,脚下就踩住了一个东西。

         低头一看,却是一个八卦铜镜,应该是岳独思他们落下的。

         他们两人应该是被吓得不轻,所以连忙跑了出去,连吃饭的家伙丢了都没发觉。

         萧来轻轻闭上眼睛,半晌后再睁开,双眼就覆盖上了一层极淡的金光。

         将屋子看了一圈,便发现四处都飘散着浓密的黑气和一些模糊的影子。

         那些影子有些人的形状,但是十分扭曲,好像很痛苦一样。

         似乎是察觉到萧来的不同,那些影子一下子全都朝萧来靠了过来,同时发出刺耳而又痛苦的呼啸之声。

         犹如鬼哭狼嚎。

         大厅里的人也听见了,顿时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叶常德看向岳独思,似乎是在询问。

         岳独思就斩钉截铁地道,“这小子怕是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