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管他作甚
    再一次看见地球上繁华的街道,萧来颇为感慨。

     谢云珊家里来接她的车子已经停在了路边。

     “这次爬山,本来是我提议的,没想到却办砸了。”

     谢云珊带着歉意道。

     萧来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同学之间多聚聚,挺好的。”

     谢云珊便灿烂一笑,“是啊,自从高中毕业后,大家就各奔东西,考上了不同地方的学校。难得见一次面,以后你要多和我们聚聚。”

     萧来没有答话,只是微微一笑。

     司机就为谢云珊拉开了车门,她朝大家挥了挥手,先行离开了。

     等大家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邵婷君才看向萧来说,“走吧,我妈叫你回去吃个饭。”

     然后不等萧来回答,就自行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邵婷君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喜欢在众人面前透露出半点两人从小就认识的事。

     而且还一如既往的看萧来不顺眼。

     萧来看着邵婷君的脸,突然想起了另一张和她极其相似的脸起来。

     如果说此番重生回到地球上来,有什么人是自己比较看重的,也就只有邵婷君的母亲,邵婉容了。

     萧来在地球上生活的前二十个年头里,没有见过亲生父母一面。从小到大照应他的,就只有邵婉容。

     而且当时两家只是邻居而已。

     即使后来邵婉容离婚,一个人带着邵婷君艰难地生活,依然会时时接济萧来。

     甚至在邵婉容把生意做大了之后,都依然待萧来如初,并没有半点看不起他的意思。

     邵婉容是一个温柔如水而又坚强的女人。

     萧来一直都很感激她,可惜前世没能报答她。

     现在重生回来,自然要好好报答她。

     见萧来没有动,邵婷君就皱眉道,“快点上车吧。”

     萧来看了她一眼,“你先回去,替我向容姨问好。我现在有件事要做,晚饭之前一定回去。”

     邵婷君有些不悦,“随你。”

     然后重重地关上车门,出租车立马开了出去,碾起一层厚厚的灰尘。

     萧来想了想,又轻轻踏了两下脚。

     就见他面前的空间扭曲了一下,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矮个子老头就突然出现。

     手里捧着一份爆米花,头发在太阳下白得发亮。

     正是在云雾山上见过的土地公。

     萧来有些惊讶,“你不只是云雾山的土地公吗?”

     土地公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现在飞升的神仙太少,人手匀不过来,这整个湖州,暂时只有我一个土地公。”

     萧来点了点头,地球上这点倒和修仙界不同。

     修仙界是每隔一个山头就有不同的土地公镇守。几乎遍地是神仙。

     “你知道叶一坤此人住在哪里吗?”

     土地公愣了愣,摸着胡须道,“可是湖广叶家的家主?”

     “是的。”

     土地公有些犹豫地道,“这叶一坤最近重病缠身,且家中阴气缭绕,估计是招惹了什么厉害的东西。”

     这是在担心萧来的安危,毕竟现在的他并没有半点修为自保。

     土地公只负责保护地方安全,像这种个人的小事,一般是不会插手的。

     萧来摆手示意他不必担忧,“我正是为了他的病而来。”

     问清楚地址后,土地公就忙着赶去看电影。

     只叮嘱萧来,如果有危险可马上唤他出来。

     萧来也不再耽搁,即刻朝叶家赶去。

     治好叶一坤的病。

     这就是他来到地球上的第一个功德任务了。

     希望自己赶到叶家的时候,叶一坤还活着。

     叶家的大宅是位于湖州郊区的一座独栋别墅。

     占地面积很大,门口还有持枪的警卫把守。可见叶家势力非凡,毕竟华国可是禁枪的。

     萧来之前在湖州住了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什么叶家。看来叶家行事很是低调。

     刚一靠近叶家的大门,门口警卫手里的枪就纷纷调转方向,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萧来,示意他退后。

     同时,一辆十分风骚的亮黄色跑车就像刹不住车一般,猛地开了过来。

     然后在快要撞上萧来的时候,一把踩住了刹车,车轮发出巨大的摩擦声响。

     一个穿着黄色西装,头发梳得光亮的年轻人率先下了车,先是抬着下巴四周看了一圈,然后将目光落在了萧来的身上。

     将其上下打量了一遍,顿时撇了撇嘴角,甚是无趣地调开头去。

     拉开车门,将一位身穿白色褂子的老头迎了出来。

     老头须发皆白,看着却十分的精神抖擞,脸色红润,气息稳重,行走时健步如飞。

     萧来瞥了他一眼,便立马察觉到对方的体内游走着一股带有灵气的内家真元。

     虽然灵气十分稀薄,却是实实在在的,难道这老头是个修仙者?

     只是他这股真元就算比起十分普通的修仙者来说,都是十分弱小的。

     两人走到门口,紧闭的两扇大门就缓缓拉开了一扇。

     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和那个穿白色褂子的老头打着招呼。

     “岳先生来了,久违了。”

     然后又面带疑惑地看向一旁的油头年轻人。

     白褂子老头就介绍道,“这是我的徒弟,徐超。”

     徐超又在那个岳先生的示意下和对方打招呼。

     管家随意地点了点头,就连忙要带两人进去,看样子有些着急。

     一个十分平静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请稍等。”萧来上前一步,走到了门口。

     完全无视那些快要抵上自己胸口的枪支。

     管家很是惊讶地回过头,“你是……”

     “我是来治病的。”萧来看向那个管家。

     管家闻言大惊。

     一旁的岳先生和徐超也看了过来。

     徐超更是用一种难以言明的眼神看向萧来,似审视又似探究。

     “请问你有没有帖子。”

     “没有。”

     “那,介绍信呢?”

     “也没有。”

     萧来回答得很淡定,管家却不淡定了。

     他隐隐有些怒气,什么东西都没有,叫人如何相信,“那你还是请回吧!”

     萧来又道,“我能治好他。”

     语气掷地有声。

     管家顿了顿,复又回头看他。

     周围警卫手里的枪已经默默上膛了。

     萧来既不害怕也不着急,十分平和地看着管家,就像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管家就有些犹豫了,他再将萧来上下一遍打量。

     暗自细想道,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很有底气,不像是骗人。不如就带他进去,如果他不行,再轰出来就是。

     多一个机会就多一次希望。

     眼下这个状况也不容多耽搁了。

     而且在叶家的地盘上,任他是谁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管家一阵纠结,终于还是点头,放萧来进门。

     等门口的扫描仪扫描完毕,确认没有武器后,萧来就默默地跟在管家的身后走去。

     途中徐超一直用眼神审视着萧来。

     似乎有些看不惯他的样子。

     岳先生示意他专心走路。

     徐超就悄声道,“这个小子看起来很是普通,竟然也敢跟老师您抢事做。”

     像叶家这种大户,出手都十分的阔绰。他们自然也是奔着钱来的。

     眼下突然多出一个竞争对手,当然不会高兴。

     岳先生轻哼了一声,他就算放眼整个湖广省,也算小有名气,自然不会在意这些。

     “不过是个毛头小子,管他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