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713586"><var id="kvzul"><span id="O86klHgG2"></span></var></track>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垂死(2)
        萧来脸色一凛,往后退了一小步。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手中的折扇“唰”一声被打开。

         他握着折扇,用力一挥,一道十分耀眼的白光就从扇面上爆开,以措手不及之势朝前方打去。

         然后就听“砰砰”两声,似有什么重物坠地。

         待白光散过,就见那人躺在地上,身上没有一块好地儿,就像被雷电来回狠狠劈过几道一样,衣服焦灼不堪,浑身是伤。

         此刻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他瞪大了双眼,紧紧盯着萧来,满眼的不可置信,还有深深的恐惧。

         刚刚的那四具鬼尸,甚至连出手都来不及,就被那道白光轰得稀巴烂,东一块西一块地躺在他的脚边。

         “不可能……不可能……”

         萧来站在他面前,低头看他。

         “如果你告诉我,这阴珠炼制的秘术是谁告诉你的。我现在就可以救你。”

         对方却显然没有听见萧来的话,动着苍白的嘴,不住地在说“不可能”。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萧来皱眉,难道自己下手重了?以至于他神志不清?

         早知就不用这扇子了,不过才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力气,就伤成这样?

         萧来伸手去探对方的脉搏,却一下子被挥开。

         “我不会告诉你的!”对方的眼里透露出怨毒的神情,原本灰败的眼珠突然变亮,就像回光返照的垂死病人。

         “你确实比我厉害,可是,总有人会收拾你!怪只怪你知道阴珠秘法的事情!”

         然后他头一歪,自嘴角溢出一股血迹,就马上没了气息。

         萧来捏开他的嘴,发现里面躺着半截舌头。

         这人居然为了自杀,硬生生咬下了半截舌头。

         萧来站起身来,摇了摇头。

         炼制阴珠需要大量的魂魄和怨煞之力,这人想必也杀了不少无辜的人。

         死了也就死了,只是自己却没有问出半点消息来。

         目前看来,在他上头还有高手,只是现在线索断了,也无从查起。

         萧来握紧手里的折扇,显得心事重重。

         阴珠炼制的秘法和萧来在修仙界重生的家族有着莫大的关联。

         因为当年就是他们家族中人在极力打压通晓这种秘法的鬼修士。

         现在时隔多年,居然又有人在使用。

         而且还是在地球上,指不定是那些人死灰复燃,想要在休养生息后卷土重来,伺机报复。

         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通知家族里的人。

         萧来呼了口气,还是尽快恢复修为再说,顺便调查一下地球上还有没有其他的鬼修士。

         说不定会有线索。

         萧来打定主意,就连忙朝叶家赶去。

         而此时的叶家早已乱成了一锅粥。

         叶家众人全都躲在了别墅里,所有能用上的警卫和年轻男子都全堵在门口,死死抵住了大门。

         而别墅外边,原本漂亮的花园早已被摧残得不成模样。

         就像被狂风席卷过一样残败,而且四处都是血迹,甚至还躺了不少尸体。看装扮,应该是叶家的警卫人员。

         而此刻的叶一坤早已气得差点折断了他手里的拐杖。

         “这林家可以啊!先是用卑鄙的手段谋害我们不成,现在又带了个怪物来,想要拼个鱼死网破!好,好的很!”

         叶笑连忙扶住叶一坤,拍着他的背,为他顺气。

         叶常德焦急万分,想说什么,却又听见外边传来强力的撞门声,顿时连忙去看一旁的岳独思。

         现在萧来也不在,唯一能和外面那个怪物抗衡的,也就只有岳独思了。

         就在刚刚,岳独思他们前脚刚到,后脚就见林海带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过来了。

         那女人就像疯了一样,头发和指甲都长得吓人,见人就咬就抓。

         一个巴掌下去,就算是个壮年男子也会被马上拍死。

         如果只是力气大也就算了,可她偏偏还刀枪不入。

         警卫手里的子弹打在她身上,就像打在墙上一样,不对,简直就是打在钢板上了。

         就算是墙,也禁不住子弹,起码得留个洞。

         外面那女人,已经算不得人了。

         于是叶常德打起精神,“岳先生,外边那东西,可怎么办?”

         话音刚落,众人都不由地纷纷看了过来。

         岳独思正在出神,冷不丁见大家都把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顿时有些心虚。

         外面那怪物,有些像传闻中的僵尸,可是僵尸是怕光的,而且好像没有这么抗打。

         所以眼下岳独思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既然连那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有办法制服她呢!

         “这……”岳独思还在犹豫。

         陈三眼就顾不得许多了,直接道,“岳先生有什么招数尽管都使出来,我陈三眼带着兄弟,尽力帮你!”

         话到此处,岳独思也没有退路了。

         外边有那怪物,他就是想逃也逃不掉了。

         便只有把随身携带的符箓全都取了出来,冲陈三眼点了点头。

         大门就突然“轰”的一声被撞开。

         重重地砸在地上,有几个人躲闪不及,就被压在门下。

         没等他们爬出来,一个女子窈窕的身影就突然出现,一脚踱了上去。

         这一下子犹豫千斤巨石,那几个人瞬间脸色铁青,吐了口血出来,没几下就死了。

         陈三眼眼中火光大盛,这些好歹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亲兵,居然就这样死了!

         林海从那女人的身后绕了出来,冷冷地扫向叶家众人。

         “想好怎么死了没有。”

         叶笑第一个忍不住,骂道,“就算你把我们都杀了,你们林家也注定是要家破人亡!”

         这句话仿佛戳到了林海的痛处。

         他狠狠地瞪向叶笑,“如果不是你们,林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我会让你们陪葬的!”

         叶笑气极反笑,“明明是你们林家先用的阴毒招数,居然也敢恶人先告状!”

         林海眼中阴霾不减,指着叶一坤道,“别装了,我爸当年和这个老家伙一起去出任务,为什么就我爸死了,偏他一个活了,还立了大功,风风光光地回湖广!难道不是他害死了我爸?”

         叶一坤被这种颠倒是非的小人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以至于话都懒得说了。

         林海也不想费唇舌,盯着叶家众人道,“美云,去,杀了他们!”

         那个女人就呼啸着扑了过去,长长的头发被风吹起,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脸上满是血迹和古怪的纹路,堪比地狱里的恶鬼,哪里看的出半点林家大小姐的模样。

         叶笑这回才是真的被吓着了。

         “他们居然为了报仇,连自己的亲女儿,亲侄女都不放过!”

         陈三眼和岳独思对视一眼,就一齐跳了出来。

         岳独思在胸前比划出一个复杂的手势,嘴里念念有词,就见一张张的符箓从他身上飘出来,挨个浮现在他身前。

         然后从符箓上映出许许多多的黄色符文,一时间光芒大胜。

         眼看林美云就要扑过来了。

         岳独思抽空大喊了一声,“快,拦住她,阵法还没成!”

         徐超惊恐地大叫,“师傅,这驱魔阵您还没有练至大成,怎么能随便使用!”

         这样可是要遭受反噬的!

         岳独思却顾不得那么多了,不使出底牌,估计他们今天都得死!

         陈三眼在一旁,连忙就拎起两把椅子用力地朝林美云身上砸去。

         可是那两把椅子就像泡沫一样,一碰着林美云,就立马碎裂,根本不能阻挡半点她的脚步。

         岳独思嘴角溢出了丝丝鲜血,胸前的手势不断变幻,嘴里念叨的咒语也越发复杂。

         一股风突然从他脚下开始往外蔓延,而那些漂浮的字符也越来越明亮。

         估计是快成了!

         林美云就呼啸着扑向了叶常德,张开了手掌,长长的指甲异常吓人,上面甚至还沾满了血迹和一些碎肉沫。

         叶常德瞪起了双眼,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

         却已经来不及了,无根明晃晃的长指甲眼看就要划在他的脖子上。

         这一掌下去,恐怕他的脖子必断无疑。

         就在这时,一旁的陈三眼猛地跃起,又抓起一个椅子,使出了浑身的力气,重重地砸在了林美云的手上。

         林美云伸出去的手顿了顿,也就是这时候,叶常德十分机灵地连忙闪开。

         失去了猎物,林美云狰狞地大叫了两声,一巴掌就挥在了陈三眼的肩膀上。

         陈三眼痛呼一声,整个人就被掀翻,飞出去老远,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肩膀上已经少了一大块肉,露出了白色的骨头,鲜血流了一地。

         “三爷!”阿豹连忙跑过去挡在他面前,死死盯住林美云。

         林海就大喊道,“杀叶一坤!”

         林美云就转身看准了叶一坤,又要扑过去。

         叶笑惊恐地看向自己的爷爷,就见叶一坤突然伸手一推,将猛地将叶笑推开。

         眼看林美云就要扑到跟前。

         叶一坤最后看了一眼儿子和孙女,认命地闭上了双眼。

         叶常德和叶笑痛苦地大喊着。

         岳独思就连忙完成了最后一个手势,“哇”的一声,吐了口血出来。

         拼命将身前已经成型的驱魔阵法推了出去。

         林美云对这一切浑然无觉,直到发着黄色光芒的阵法全部砸在她身上时,她才猛然扭头。

         却已经不能反抗。

         众人只听一阵巨响,就见林美云被狠狠地砸向地面,然后地面也被砸出一个大坑来!